淘寶店鋪:gszy.taobao.com
網址:zhuzi.net  竹子.net  森聯.cn
QQ: 691986486   

咨詢熱線:400-858-6155
跳過導航鏈接首頁 > 竹文化

竹子與中國歷史
  在我國古代的神話傳說中,已經反映出竹子的使用,確切記載源于仰韶文化。1954年在西安半坡村發掘了距今約6000年左右的仰韶文化遺址,其中出土的陶器上可辨認出“竹”字符號,說明在此之前,竹子已為人們所研究和利用,也即是我國人民研究和利用竹子的歷史可追溯到五六千年前的新時器時代。漢字起源于原始社會崩潰的仰韶文化,而“竹”字的原始符號則應在此之前就已出現了。在7000年前的浙江余姚縣河姆渡原始社會遺址內也發現了竹子的實物,可見在原始社會時期竹子和人們的生活有了密切關系。因為只有竹子已為人所用,才須為其創造一種文字符號來表示。   研究證明,我國商代已知道竹子的各種用途,其中之一就是用作竹簡,即把字寫在竹片(有時用木片)上,再把它們用繩子串在一起就成了“書”,漢字“冊”即由此而來。竹簡和木簡為我們保存了東漢以前的大批珍貴文獻,如《尚書》、《禮記》和《論語》等都是寫在竹簡和木簡上的。殷商時代用竹簡寫的書叫“竹書”,用竹簡寫的信叫“竹報”。竹筆的發明在文化史上也具有開拓性的一頁,在殷代文化遺跡出土的甲骨、玉片和陶器上都可以看出毛筆書寫的朱墨字跡。湖北曾侯乙墓和汀鄂出土的春秋戰國墓的文物中也有佐證。利用竹子的另一項偉大成果是造紙。早在9世紀我國已開始用竹造紙,比歐洲約早1000年。當然竹紙的大發展還是此以后。關于用竹造紙,明代《天工開物》中作了詳細記載,并附有竹紙制造圖。用竹造紙,標志著我國古代造紙技術的巨大發展和成就,促進了中國文化的繁榮。實際上在竹紙出現以前,制紙工具也離不開竹子。從竹簡開始到竹紙出現,竹子在文化發展史上始終占有重要地位,對保存人類知識、形成中化民族源遠流長、光輝燦爛的歷史文化起到了直接和間接的作用。   我國古代竹子的利用還有許多方面,比如春秋戰國時期,我們的祖先已制造了利用杠桿提水的竹制工具“桔”以及用竹筒提水灌溉的“高轉筒車”。竹子在武器發展史上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從原始的竹弓射箭到春秋時期的拋石機、宋代的火藥箭和竹管火槍等都是古代竹制武器。   從漢字中竹部文字的情況來分析,也可看出中國竹子利用的古老歷史,古人把“不剛不柔,非草非木,小異空實,大同節目”的植物稱之為竹。從形態上認識開始,把竹子進行加工,制成物品,又以“竹”字衍生出竹部文字。隨著人類對竹子的認識不斷提高,竹類利用日益廣泛。而竹部文字也必然隨之增加。我國辭海(1979年版)中共收錄竹部文字209個,如筆、籍、簿、簡、篇、筷、籠、笛、笙等等。歷代各類字典收錄的就更為可觀。而諸如“竹報平安”、“衰絲豪竹”、“青梅竹馬”、“日上三竿”一類的成語也都包含著與竹子有關的有趣典故。這些竹部文字和成語涉及社會和生活的各個領域,一方面反映了竹子日益為人類所認識和利用,另一方面反映了竹子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在工農業生產、文化藝術、日常生活等多方面起著重要作用。
竹子與人民生活
  竹子生長快,適應性強,同時又具有廣泛的用途。竹子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竹子的利用涉及衣、食、住、行、用各方面,竹子用于建筑的歷史久遠,在遠古時代,人類從巢居和穴居向地面房居演進的過程,竹子就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江蘇吳縣新石器時代晚期的草鞋山遺址發現有用竹作建筑的材料,漢代的甘泉宮竹宮、宋代的黃岡竹樓,皆是取竹建造并負有盛名。   從服飾方面看,竹對中國人的衣飾起源和發展起著重要作用。秦漢時期就出現用竹制布,取竹制冠,用竹做防雨用品的竹鞋、竹斗笠、竹傘,一直沿用至今。竹布在唐代曾是嶺南地區一些州縣的重要貢品之一,竹還是古代人裝飾的材料,說明竹對人類服飾文化的貢獻。   從食用方面看,竹筍和竹蓀是極受人們喜愛的美味山珍,竹實是歷代救荒的重要作物原料。先秦文獻中記載,3000多年前的竹筍就是席上珍饌。竹筍的食用方法多種多樣,可烹飪數千種美味佳食。竹還具有特別的醫用價值,在中國最早的醫書典籍中,就有用竹治病的歷史記載。竹的全身都是寶,葉、實、根及莖稈加工制成的竹茹、竹瀝,都是療疾效果顯著的藥用材料,竹黃、竹蓀也是治病的良藥。   交通工具和設施的產生與發展,是中國文明的標志之一,竹在交通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古代交通運行工具和設施的起源與發展,均與竹子有極密切的關系,古代人取竹制造竹車、竹筏和船以及橋梁工程,創造了世界交通史上許多第一例,對世界交通工具和設施的發展,作出了較大的貢獻。   考古資料證明,舊石器時代晚期和新石器時代早期,古代先民們就已開始用竹制造竹器。屬于仰韶文化的西安半坡遺址發掘的陶器底部有竹編織物的印痕,南方良渚文化遺址發掘了大量的竹器紋飾的印紋陶器,浙江吳興錢山漾遺址發掘有200余件的竹器實物。隨著社會和文化的不斷發展和進步,竹器的種類也日益增多。到春秋戰國時代,竹器制作已成為當時社會的一個重要生產部門——竹器手工業,竹器制品已在當時廣大民眾生活中,成為“養生送死”不可缺少的物品。漢代有竹器生活物品60余種,晉代有100多種,唐宋時近200種,到明清時期達250余種。例如炊具的簞、籩、簋、碗、箸、勺、盤、厄、蒸籠等,盛放物品的筐、籃、笥、箱,家具有床、榻、席、椅、枕、幾、屏風、桌、櫥、柜,算具有算籌、算盤,量具有竹尺、竹筒,照明用具有燈籠、燭炬,衛生用具有帚、熏籠,裝飾用具有簾、花瓶,把玩用具有扇子、手杖,賭博用具有籌、葬用具有竹棺材,均是用竹為材料制成的。   從人類的生活環境看,竹子也發揮了其特殊的作用,古代先民很早就發現了竹子的特殊防護作用,注重發揮竹子的防護城池和居宅安全的屏障作用,歷代取竹子做圍籬墻垣,防御盜寇,保護城池和居宅安全。竹林因具有調節氣候、涵養水源、保持水土、減弱噪音、凈化空氣、防止風害的作用,備受人們的青睞,古今人們都不得取之以保護和美化人類的生活環境。   由上可見,竹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領域中作出了極為重要的貢獻,展示了竹文明的風采。因此,竹與人類生活的關系,正如蘇東坡所述:“食者竹筍,居者竹瓦,載者竹筏,炊者竹薪,衣者竹皮,書者竹紙,履者竹鞋,真可謂不可一日無此君也。”
竹子與精神文化
  在我國源遠流長的文化史上,松、竹、梅被譽為“歲寒三友”,而梅、蘭、竹菊被稱為“四君子”,竹子均并列其中,可見竹子在我國人民心中占有重要地位,這是因為其稈挺拔秀麗、葉瀟灑多姿、形千奇百態;它四季常青,姿態優美,獨具韻味,情趣盎然。當人們有閑情逸致漫步于青青翠竹之下時,一種無限舒適和遐意便會油然而生,難怪蘇東坡說“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因此,公園里,村寨旁,一叢叢一片片的翠竹既美化了人的生活,又能陶冶和升華人的高尚情操。   竹子無牡丹之富麗,無松柏之偉岸,無桃李之嬌艷,但它虛心文雅的特征,高風亮節的品格為人們所稱頌。它坦誠無私,樸實無華,不苛求環境,不玄耀自己,默默無聞地把綠蔭奉獻給大地,反財富奉獻給人民。   勞動人民在長期生產實踐和文化活動中,把竹子的生物形態特征總結升華成了一種做人的精神風貌,如虛心、氣節等,被列入人格道德美的范疇,其內涵已形成中華民族品格、稟賦和美學精神的象征。的確,看到竹子,人們自然想到它不畏逆境,不懼艱辛,中通外直,寧折不屈的品格,這是一種取之不盡的精神財富,也正是竹子特殊的審美價值所在。   在精神文化方面,竹文化內涵十分豐富和獨特,影響著中國人的審美觀和審美意識以及倫理道德,對中國文學、繪畫藝術、工藝美術、園林藝術、音樂文化、宗教文化、民俗文化的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促進作用。   竹是中國文學的重要題材,從《詩經》時代開始,歷代皆有詠竹賦竹的詩文佳作,創作了難以計數的文學作品,形成了中國獨特的竹文學,在中國文學中獨樹一幟,異彩繽紛。   工藝美術是美學和生活的結合,是科學和藝術的產品,竹是工藝美術品的重要材料,數千年來,中國先人們用竹子編織和雕刻各種賞心悅目的工藝美術作品,豐富了竹文化的內涵。考古資料證實,在新石器時代早期就開始用竹編織器物,春秋戰國時期竹編藝術已達到了很高的境地,尤以楚國最為發達,品種極為豐富,以高超的技藝和獨特的風格而著稱于世。商周時期就已形成了雕刻工藝,漢代有竹雕刻藝術品存世,六朝時期文獻中有竹雕刻藝術品的記載。唐代以后,竹刻名家輩出。宋代出現詹成,明代出現了嘉定朱松鄰祖孫三代為代表的嘉定竹刻派,金陵(今南京)則出現李文甫等竹刻家。清代中期形成了湖南邵陽、四川江安和浙江黃巖等地的翻簧竹雕,并成為竹雕刻藝術的主流,民國初期出現北京張志漁開創的北派竹刻。竹還是工藝美術中表現題材,寄寓著福、祿、壽、喜、財、發順、吉等吉祥內容的圖案,數千年來一直在民間裝飾美術中流行,被廣泛應用于雕刻、織繡、印染、陶瓷、編織、剪紙等各種工藝品的創作中。   竹與中國的音樂文化有著重要的聯系,竹是制作樂器的重要材料,中國傳統的吹奏樂器和彈撥樂器基本上是用竹制造的。竹子,對中國音律的起源產生了重要的影響,歷史文獻和考古資料證實,自周朝以后,歷代使用竹定音律,故此,晉代就有以“絲竹”為音樂的名稱,有“絲不如竹”之說,唐代把演奏樂器的藝人稱為“竹人”。可見竹是中國音樂文化中不可替代的物質載體。   竹對中國的宗教文化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古代的先民奉竹圖騰,視其為圖騰崇拜物,把竹作為祭祀的工具和祭品。道教和佛教出于教義崇奉竹子,追求竹子所構筑的環境。   竹子在民俗文化中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竹文化聯系著口承文藝和游樂活動以及信仰習俗;進入了人類的儀禮制度之中,在祭祀、婚喪、交際、節日、朝規等社群文化中構成了民間竹文化的重要元素。
竹子與中國園林
  竹子是我國古典風格園林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我國的造園史從公元前11世紀周文王“筑靈臺、靈沼、靈囿“開始,可以說是最早的皇家園林。據《尚書·禹貢》“東南之美會稽之竹箭”,說明古人懂得欣賞秀麗的竹林風光更早。秦始皇統一六國后大興土木,為建“上林苑”從山西云岡引種竹子到咸陽(見《拾遺記》“始皇起虛明臺,窮四方之珍,得云岡素竹”),這是竹子用于造園的最早記載。當時的種竹、建竹園大多只限于營建狩獵場和戰略物資基地,竹子造園還處于萌芽狀態。   到了魏晉、南北朝,中國園林從萌芽期進入了發展期。當時的文人、士大夫受政治動亂和宗教處世思想影響,崇尚玄淡,寄情山水,游訪名山大川成了一時之風尚,謳歌自然景物和田園風光的詩文及剛萌芽的山水畫,刺激了園林,產生了有別于皇家宮苑的“自然山水園”,竹子隨即融入了造園之中。當時的皇家林和官宦私家園林中的竹子造景也相應得到發展。《水經注》介紹北魏著名御苑“華林園”稱:“竹柏蔭于層石,繡薄叢于泉側。”《洛陽伽藍記》記錄了洛陽顯宦貴族私園“莫不桃李夏綠,竹柏冬青”。   由唐代文人王維規劃的“輞川別業”中有“斤竹嶺”、“竹里館”等竹景;“壽山艮獄”是北宋皇帝宋徽宗趙佶親自參與規劃的,從宋徽宗本人所寫《艮獄記》中可知是北宋山水宮苑以竹造景的典型。南宋定杭州為行都,改稱臨安,貴族、官僚、富商聚居江南,皇家宮苑、私家園林之盛不言而喻,為后來發展的江南園林起了推動作用。竹子在唐宋兩代運用較為廣泛。北宋李格非所寫《洛陽名園記》共評述了19座私園,對其中的歸仁園、董氏西園、富鄭公園、苗帥園等10座宅園作了專門的竹子景觀描述。從南宋周密《吳興園林記》也可了解到吳興的宅園“園園有竹”。竹子造園進入了一個全盛時期。   明清園林繼承了唐宋傳統,且逐漸形成地方風格,其中以宅園為代表的江南園林是中國封建社會后期園林發展的一個高峰。竹子與水體、山石、園墻建筑結合及竹林景觀,是江南園林、嶺南園林的最大特色之一。滄浪亭、獅子林等蘇州六大名園及揚州個園、惠州逍遙堂等在竹子造園上運用相當成功,許多造園手法仍為今人造園所采用。明清時期刊行多冊造園技術理論書籍,有王象晉《群芳譜》、屠隆《山齋清閑供箋》、李漁《閑情偶寄·居室部》等,最有影響的要數計成的《園冶》、文震亨的《長物志》,都對竹子造園作了詳盡、精辟的論述,為后人推崇、仿效。明清園林,特別是竹子園林發展進入成熟階段。   隨著詩、書、畫及造園藝術、技術的發展,人們已不滿足于庭院造景,于是,就產生了能在屋宇內隨時欣賞、掌玩的自然風景縮影——盆景。中國盆景的出現,據考證是在唐代,以竹子為材料制作的盆景從宋代的諸多名人畫卷上可以見到,到明清年間,“歲寒三友”類盆景廣為流傳。《考盤余錄》、《群芳譜》等都對竹子盆景的制作、欣賞進行了介紹。北京故宮博物館還珍藏著一座用翡翠制作的竹子盆景,這是乾隆皇帝弘歷的八旬壽節上群臣貢獻的一件珍寶。竹子盆景發展到今天出現了許多精品,如周瘦鵑先生的《竹林七賢》、《竹趣圖》等,還有揚州的《瀟湘流水》、《翠野圖》、《竹林逸隱》、《東坡遺風》等一大批竹子盆景代表作。   中國盆景一直被稱作“無聲的詩,立體的畫”,倍受東西方人民的喜愛。
于潛僧綠筠軒 [蘇軾(宋)]
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無肉使人瘦,無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 傍人笑此言,似高還似癡。 若對此君仍大嚼,世間那有揚州鶴。
首頁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尾頁  總數:24 頁數:1/3
欧美日韩在现无马